Amy

偶而写文,偶尔画图,大多是宝石之国,「冬担组」

休息一段時間的我又回來啦!
畫不出小龍的帥_(:з」∠)_

放飛自我的塗鴉~ヽ(´∀`)ノ
露背黑和開胸安~
換裝之國~

相擁入眠

小短文
現Paro
CP冬担組
人稱不代表性別
OOC
----

  夜深人靜,當城市中所有人都睡著的時候,黑水晶失眠了。原因沒有別的,就是因為他身旁平時不太會撒嬌的情人現在居然對他又抱又蹭的,惹得他實在沒辦法入睡。
  「……唔……嗯。」
  微小的夢囈拉回黑水晶胡思亂想的思緒,看著面前臉龐秀氣的人兒,他開始好奇,好奇名為「安特庫琪賽特」的人做的夢。於是他小心翼翼地挪了挪身體。
  「……唔……勇氣……嗯。」
  「……法……嗯……手。」
  黑水晶看到眼前人漂亮的眉皺了起來,看來他做了個惡夢。他將熟睡中的安特庫抱在懷中。
  「不……哈……寂寞……冬天……嗯……拜託……。」
  晶瑩的淚珠從安特庫的眼角流出,胸前衣服被安特庫抓住。黑水晶開始著急,他第一次看到自家戀人流淚,於是只好將熟睡的人叫醒。
  「安……!」
  「安特庫!」
  「安特庫琪賽特!」
  「啊!!!!」
  尖叫著坐起身,安特庫擦了擦臉上的冷汗,大口呼吸著空氣,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。見他這樣,黑水晶也跟著坐起來,將手放在他頭上,輕輕地順了順他銀白色的頭髮。感受到頭上的重量,安特庫回過頭抱住黑水晶。
  良久,房間裡都只有小小的啜泣聲。等到那啜泣聲越來越小聲,黑水晶才低下頭,將手撫上安特庫的臉頰,輕柔地吻去他流下的眼淚。
  「好點了嗎?」
  「嗯……。」
  抱著安特庫,黑水晶躺了下來。安特庫漸漸地感到眼皮越來越沉重。聽到懷中人呼吸聲慢慢變得平緩,黑水晶才放心的睡了。
  和戀人相擁入眠,也沒什麼不好的。
______
小劇場
黑:「所以你夢到什麼了?」
安:「忘了。好像沒有你。」
黑:「呿。」

前世今生

認真想了設定的神鬼Paro
CP:冬担組
先轉世的雪神安特庫X後轉世的死神黑水晶
OOC
---

  在這個世界上,在某個奇妙的國度裡,有著一群奇怪的生物,一群只有在童話故事、傳說裡才出現的生物,例如吸血鬼,狼人等。今天要講的是死神與雪神的故事。
  雪花紛飛,在這雪地上,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身影。身後背著一把與持有者身高相近的鐮刀,身上穿著黑色的斗篷,蓋住了他原本銀白的頭髮。
  他漫無目的地在雪地走著,忽然大風一吹,他下意識地用手擋著臉。放下手時,面前出現一位穿著一襲白色和服的少年,站在他面前約兩三步遠的地方。才剛要開口詢問,純白的少年就搶先一步開口了。
  「我是安特庫琪賽特,這片雪地的守護神,你就是要住進我們村子的死神,Cairngorm吧。」
  「是的。直接叫我黑水晶吧。名字太長了。」
  安特庫點了點頭,回過身,開始向著一片白茫茫的風雪前行。黑水晶愣了愣,也跟著他的腳步一步一步往前走。
  不知道走了多久,被雪絆倒無數次的黑水晶剛想叫安特庫稍微休息一下,走在前面的人就毫無預警地停下,讓黑水晶差點撞上他。
  「到了。就是這裡。」
  翠綠的山谷中零零星星的有幾間房子,山谷中晴朗無雲,和山谷外風雪交加的惡劣天氣截然不同,黑水晶對此感到疑惑,身前的人像是有讀心術一般,連回頭看他一眼都沒有就開始解釋。
  「還記得我是雪地的守護神吧,畢竟我也住在這裡,應該誰也不想要自己的家被風雪吹壞吧。」
  他緩緩滑下山坡。黑水晶學他,也想要滑下同樣的山坡,看上去挺簡單的,但也只是看上去簡單而已,安特庫順利地在山腳下停住。但黑水晶停下時重心不穩摔倒了,面朝下的那一種。
  安特庫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像有什麼東西落在草地上的聲音,回過身一看,黑水晶一動也不動的趴在草地上,過了很久都不起來。安特庫也只是看著他,一句關心都沒有。
  真的過了很久,安特庫為了時間關係才嘆了口氣,默默的走過去蹲下身,戳了戳他與自己相似的銀白色的頭髮。
  「沒事吧?」
  沒反應。又戳了戳他的後頸。
  「要走了沒?」
  還是沒反應,把他翻過來才發現是睡著了。
  小心翼翼地把他臉上和衣服上的雜草拍掉,再小心的把他背起來,盡量不吵醒他,以緩慢步伐走向某間房子的安特庫嘴角悄悄地掛上了一抹微笑。
  你終於找到我了。

------

不要問為什麼安特庫上輩子的記憶還在,我也不知道(。

丢一下大概一个月来的小宝石
他们真的好可爱
暴露自己不会画画的事实

一时脑抽的产物
别太认真看
只是想无脑发糖
现Paro腐向
OOC
CP冬担组
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黑水晶在自己房間裡睡覺。外面忽然傳來電視節目的聲音,聲音還不小,讓他確實地被吵醒了,想必是他那可愛的室友兼情人。

       將睡衣換下,就這樣頂著一頭剛睡醒的亂髮走了出去。怎麼也想不到,一開門就被那直撲而來的冷風吹得更加清醒了。黑水晶一邊走向沙發一邊默默後悔著為什麼不穿厚一點。

      坐到沙發上,隨手拿起桌上的書,他看了一會兒,發現自己根本看不進任何一個字,於是他瞄了一眼旁邊的落地窗,半開著,冷風正毫不留情地吹進來。再看了一眼沙發另一邊的人,雖然戴著皮質的手套,但穿著還是短袖短褲還吹著電風扇,手上還拿著一碗冰塊,他默默想著到底是自己有問題,還是他有問題,現在可是一月,冬天最冷的時候。

      「喂,安特庫,你這樣真的不冷嗎?我看了都覺得冷。」

    「不會啊。」被喚作安特庫的少年連瞄都沒瞄他一眼,答道:「我還覺得熱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語畢,還從手上的碗裡拿了一顆冰塊放入口中。怕熱到這種程度,果然是有著冬季之子稱號的安特庫。想到這裡,黑水晶打了個寒顫。

       默默地學著安特庫,從對方手上的碗裡拿了顆冰塊放入口中,黑水晶立刻皺起眉頭,他將對方手中的碗拿走,站起身,走到廚房把那碗冰塊放到冰箱裡並走回他沙發上的位置。安特庫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「你幹麻?我還想吃耶!」

       黑水晶默默不語並逼近對方,將唇覆上他的唇,且將尚未融化的冰塊推入安特庫的口中,順便嚐了嚐他口中的味道,冰冰涼涼的,和冰塊一樣,冬天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黑水晶無視了他為了抵抗而伸出的手,並且加深了這個吻。他將彼此的距離拉近,讓安特庫一點抵抗的機會的沒有。冰塊在安特庫的口中融化,來不及嚥下的水從嘴角流出,滴濕了他的衣服和沙發,為他秀氣精緻而不失帥氣的臉龐添上些許色氣。

      依依不捨的分開,兩人之間牽起一條曖昧的銀絲,黑水晶將對方嘴角流下的水拭去,而安特庫則大口的喘著氣。兩人互相凝視著對方,直到黑水晶受不了想再來一次時,安特庫即時阻止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他將手指抵在黑水晶的唇上,後者不明白他的用意,於是兩人又互相對看了好一會兒。

       「不行,我好熱。」